2016 霍剛-寂弦激韻-北美館展覽參觀心得



過去我對抽象畫的印象就是難以理解、不清楚畫家想表達什麼意念的一種繪畫類型,並往往歸結出自己沒有藝術天賦或美學涵養,所以才無法欣賞。直到這次參觀北美館的現代抽象畫家霍剛「寂弦激韻」展,我才知道原來抽象畫可以這麼親民、這麼有趣,徹底顛覆我對抽象畫的印象。

霍剛,本名霍學剛,1932年出生於南京,1949年隻身隨國軍來台,並於1950年進入台北師範學校藝術科(今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型設計學系)就讀。1951年霍剛拜入「台灣現代藝術先驅」李仲生的私人畫室習畫,其後藝術思想和繪畫技巧都受到李仲生深刻的影響。1953年師範學校畢業後,霍剛接受分發至景美國小,並促成設立全台灣第一間專用美術教室。1957年,他和另外7位李仲生的弟子夏陽、吳昊、蕭勤、李元佳、歐陽文苑、陳道明與蕭明賢共同創立「東方畫會」,並於同年舉辦第一屆東方畫展,聯合展出中國和西班牙畫家的現代畫作。作家何凡於報紙專欄稱此次畫展為「響馬畫展」,並認為東方畫會的創始八人就像是八匹響馬,衝破舊體制的框架,為台灣現代藝術帶來曙光。1964年,霍剛旅居義大利米蘭,此後在歐洲生活長達50年,直至2013年才返台定居。

本次國美館「寂弦激韻」展由現代抽象畫家劉永仁策展,從海內外各地借件,精選出約150件的霍剛油畫和素描作品,畫作內容豐富多元。此外,國美館為這次的展覽用心拍攝以下介紹影片,內有策展人和霍剛本人對於展覽和畫作的詮釋,相當推薦大家於看展前瀏覽。

北美館展覽介紹影片(Youtube)

以下將由四部分說明個人心得:

一、形狀

霍剛幼時隨祖父學習書法,寫得一手好字,他並從書法中抽取點、線等元素作畫。因此在霍剛的抽象畫中可以觀察到主要構成多為圓形、方形或三角形的幾何圖形,而圓點和短直線則增加畫作的律動感,達畫龍點睛之效。此外,我認為幾何圖形是一種打破國界、語言、文化的世界性語言,故每個人都能依照各自生活經驗而對霍剛的抽象畫產生自己的詮釋,小朋友能有小朋友的詮釋,大朋友能有大朋友的詮釋,東方人能有東方人的詮釋,西方人能有西方人的詮釋,詮釋無分好壞。

作品〈集1~8〉是我認為展出畫作中,很能傳達出霍剛幾何形狀運用的一幅畫。我另外用電腦仿作一幅去除顏色,只留下黑色線條的版本,從中更能察覺出幾何形狀的力量。雖只是簡單的排列組合,但卻能激盪觀者許多想像。

〈無題88〉是另一幅我很喜歡的作品,我認為相當富有童趣,乍看就像一隻瞇著眼睛,頂著黑色爆炸頭的灰色企鵝。或許霍剛作畫時想的不是企鵝,但又何妨呢?


〈集1~8〉, 2009


電腦仿作之〈集1~8〉


〈無題88〉, 1988

二、顏色

從本次展品中,可觀察到霍剛畫作的背景主色調多為低彩度,並常使用藍色,給人冷靜和穩定厚實的感覺,然而畫作中圓點和短直線則常使用亮紅色或亮橘色,予人熱情奔放之感,恰與背景形成鮮明對比。我整理和排列展覽中拍攝的畫作照片後(下圖),可清楚得知霍剛喜歡使用低彩度藍色的習慣,我個人則很喜歡他以黑白灰繪製的畫作,有一種簡潔、俐落又充滿現代風格的味道。



三、水墨

前面提及霍剛幼時學習書法,有深厚書法底子,他旅居米蘭期間也曾在米蘭大學教書法,故可知書法和水墨等東方藝術對他的創作有很深的影響。雖然霍剛的作品以油畫居多,但本展也展出數幅他的水墨抽象作品,一改我對水墨畫皆為繪製山水、鳥獸、人物的刻板印象,而看這些水墨抽象畫,也讓我聯想到道家老莊的「無為」思想。

〈水墨素描1〉, 1998


〈水墨素描5〉, 1998


〈墨戲5〉, 1989


〈無題36〉, 1988

四、手稿

除油畫和水墨作品外,本展也特別展示霍剛的抽象畫手稿。這些手稿皆為黑筆在紙上勾勒線條,內容介於現實和超現實之間,雖只寥寥數筆,但卻能引發觀者無限想像。驚艷之餘,也讓我思考其實藝術創作可以離我們很近,只要有一張紙一枝筆,任何人都可以創作。我們小時候都曾拿過蠟筆塗鴉,當時的我們多麽意氣風發、信手拈來,但隨著年紀漸增和社會化的過程,我們反而越來越保守,越來越不相信自己具有創作能力。看完展覽後,我想該拿起手邊的鉛筆或原子筆創作了,讓意識或潛意識入畫,隨性完成屬於自己的作品。


手稿展示區












本次的展覽名稱是「寂弦激韻」,我認為相當有意思,個人解讀如下:「寂」代表空寂、無我,隨興之所至,就像霍剛畫作傳達出的意念;「弦」則是畫作中生動的圓點和短直線,協助「激」出觀者的生活經驗,詮釋出各自獨特的「韻」味。

霍剛認為要將畫作的詮釋權全交給觀賞者,觀賞者認為像什麼就是什麼。而他在展覽中「無為而為」紀錄片提到他創作時,會從正面與反面觀看製作中的作品,藉此激發創作靈感,完成作品後則選擇一個好看的角度來決定畫作擺設方向。故也許在畫作完成前,畫家本人也不知道未來這幅畫哪邊為上方,哪邊為下方,我想這也是抽象畫有趣之處吧。

有藝術家認為抽象畫是一種「視覺的音樂 (visual music)」,我認為是蠻貼切的比喻。抽象畫主要由線條和顏色組成,無具體可名之(例如山、人)的形象,而由觀者憑藉自身經驗詮釋畫作,是一種「再創作」的過程。欣賞時,我們並不是單純只看一個點、一條線或一個色塊,而是觀看整體加總的感覺,就像音樂一樣,我們不是聽單一一個音符,而是聆聽整體加總的感覺。如果欣賞某一幅抽象畫沒有特別感覺,我認為不需勉強,這不是自己的問題,也不是畫家和作品的問題,只能說自己現階段的人生經驗與這幅作品無法產生共鳴,但隨著生活經驗的累積,或許未來某一天對同樣一幅作品會有很深的共鳴也說不定。

透過這次參觀北美館的霍剛「寂弦激韻」展,我開始學習用更開放的角度欣賞繪畫,試圖聆聽畫作中傳遞出的美妙樂音。非常推薦各位朋友前往參觀。

〈無題89〉, 1989


【觀展資訊】
霍剛 ‧ 寂弦激韻
-展出日期:2016.5.28(六)~2016.8.7(日)
-展出地點:台北市立美術館2樓2A~2B展覽室(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,交通方式
-開館時間:週一休館;週二、三、四、五、日 09:30~17:30;週六 09:30~20:30
-門票:全票30元;週六17:00-20:30免票參觀;週六全天憑學生證免費參觀
-注意事項:本展可拍照,但不可使用閃光燈、腳架。


【參考資料】
1. 臺北市立美術館:《霍剛.寂弦激韻》新聞稿
3. 靜宜大學藝術中心:霍剛與不悔的中國藝術夢
4. 文化部「台灣大百科全書」:八大響馬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手動修改相片EXIF資訊的好幫手:ExifTool簡易教學

[讀書心得]《零工經濟來了》:斜槓青年的實戰指引手冊